BooKu

星期六深夜專欄作家——周嘉珉《後園茉莉》

《童謠》

《童謠》 清晨一睜眼的瞬間是一天當中最平靜的時刻。思緒和魂魄尚未歸位,眼珠子望著似曾相識的米白色天花板,心還在幾分鐘前的奼紫嫣紅裡難捨依依。隨著窗外麻雀熱情召喚,思緒與魂魄總算回到床上那具溫暖的軀殼裡 ...
閲讀更多

《花樣人生》

《花樣人生》 大約是睡房陳設太過懷舊,我近幾個星期總是夢見中學時的事。倒不是大考,我最不怕大考,就只怕黑和怕鬼。雖然很多舊同學都說最恐怖的是荒廢科學實驗室的標本櫃裡的嬰孩標本。我是中二那年加入的華樂團 ...
閲讀更多

《禮多人不怪》

《禮多人不怪》 近年才知道相互送書的習俗。以往出手送禮從來沒想過書是一個選擇——一來我身邊有持續閱讀習慣的人太少,二來家中一些長輩認為送書即是送輸,沒禮貌也不吉利。因此自小姑姑把一牆書帶走以後,閱讀就 ...
閲讀更多

《If I die young》

《If I die young》 “If I die young, bury me in satin, lay me down on a bed of roses……”這首歌派台的那年我們差不多二十歲 ...
閲讀更多

《夢中客》

《夢中客》 夢,對絕大部分相信科學的現代人來說,就純粹是一個尋常的生理現象;對研究心理學的學者來說,是可以幫助人們進一步探索自我內心世界的一個「工具」;對相信玄幻之說的一群來說,是可以用來解析,乃至預 ...
閲讀更多

作家介紹

台灣有個茉莉二手書店。

記得我第一次在面子書「越讀者」組群看到這個名字的時候心中是又熟悉又開心又羨慕。熟悉的是「茉莉」這兩個字;開心的是原來「茉莉」並不是個不好的名字;羨慕的是地球的某個角落竟已有了以「茉莉」為名的書店。畢竟 “茉莉書屋” 是我藏在心底深處最遙不可及的一個夢想。

我原來不叫茉莉,茉莉(Jasmine)只是家父嫌譯名過於麻煩才按照我中文名字的諧音起的洋名。後來也真應了家父當年那句 “英文名字多好記啊”,中學之後就不再有人記得我的中文名字了。混跡面子書各大閱讀群似乎只是一兩年前的事,但我已經記不起書友們是什麼時候開始都稱我茉莉,而茉莉竟也成了我在某中文報所使用的筆名。

這事要是讓十幾年前的我知道的話,可不知得傷心多久了。

在馬來西亞,但說起茉莉,人們多半會想起茉莉花茶、茉莉香米,甚至是印度同胞。我很慶幸在虛幻的網絡世界裡認識了一些同樣愛好閱讀和熱衷寫作的朋友;是他們讓我記起了張愛玲的《茉莉香片》,也讓我認識了台灣的茉莉二手書店,才知道茉莉一點也不差嘛!

我雖是「越讀者」版主之一,但我自問不是個特別稱職的越讀者。我理想中的越讀者能在主食、美食、蔬果和甜食間游刃以外,還勇於在自己所喜愛的領域裡 “往前跨一步”,更能到 “往旁跨一步” 到自己不熟悉的範疇去挑戰。如此,我離一個名副其實的越讀者還有一段遙遠距離。

我書讀得少,文筆亦不是頂好。只盼自己能在黃編輯所提供的園子裡持續耕耘,遇見那株專屬於我的「茉莉」。

周嘉珉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jaschew92

#BooKu
#深夜專欄
#後園茉莉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