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u

Serene——被遺忘的小事

池塘邊的榕樹下
知了在聲聲叫著夏天
草場邊的鞦韆上
只有蝴蝶停在上面…

每當《童年》這首歌響起時,總會讓我陷入回憶的深淵!

猶記得小時候,住在窮鄉僻壤。大人從早忙到晚,顧著找生計。小小孩們各有各的看家本領,自己找樂子。無憂無慮,快樂似神仙!

小時候的木板屋,座落在鐵道旁。漫漫長長的鐵道一旁長滿了茂盛的茅草。年紀小時抬頭望,總是自言自語:“茅草茅草你好高,高得像要貼著藍天了!”

鐵道的另一邊,則零零散散的座落著幾戶友族的甘榜屋。

列車的嗚笛聲,從遠而近。沒多久,又咻一聲走遠了。一段段的列車,隨著風兒奔馳的背影,伴隨著童年的歲月,默默地陪伴我們一起長大。

鐵道旁,樹立著一片片經年累月被風吹雨打,陳舊又生鏽的鋁片圍牆。我們幾姐妹,只要稍微掀開其中一片,彎腰低頭將小身子輕輕的挪到另一邊,就是前往找樂子的路上咯!

經過那長得比小時候的我,高出一米的茅草叢,有種讓人穿越到另一個時空的錯覺。

隨著鐵軌的方向繼續往北走,越過一座離地大約十米左右的老木橋,繞過一個泥路彎,稍微斜身往下坡路往前走一小段路,就抵達玩樂的小天地了!

望著那清徹無比的小河,一股淡淡的清泉流過心田,嘴角微微上揚。

老樹下,捲起褲腳,兩腳浸入閃閃發光的河水里,冰涼無比!

陽光像支魔法棒,花花灑灑點在河面上,馬上變出打架魚、小蝦、孑孓、水草、鵝卵石、紅蜻蜓、蚱蜢、蝴蝶等……還灑了一池閃亮亮的金粉。

這個大大小小的家族,都是小河上默契十足的玩伴。我們二話不說,加入陣營,揮灑著幼年的快樂時光。自由自在,玩得不亦樂乎!

總是等到夕陽染紅了小河的水面,才驚覺時間已經不早了。

離開時,總是意猶未盡。

最記得有一次在回家的路上,兩個姐姐走在前頭,隔了一小段距離。我默默地玩著小手指,尾隨在後。

不知怎的,到達轉彎處時,姐姐們已經越過了老木橋。我抬頭一望,發現周圍沒人,有點慌。

說時遲那時快,列車的嗚笛聲響起。我回頭一望,看到遠處小小的的列車在急速奔馳!看似很遠,嗚笛聲卻又似乎很近。

當下的一瞬間,我小小的腦袋,馬上做了一個決定,要越過老木橋。心裡盤算著:“過吧!來得及的。”

踏出第一步時,耳邊立刻傳來一陣陣的驚叫聲,姐姐們一直大喊:“停下停下!別過來在原地等先千萬不要…不要…不要過來…”

我沒辦法回應,也沒辦法回頭!

小小的我,雙腿非常專注的踏出每一步,準確的踩在鐵軌上的每一片老木。如果踩空在兩塊老木的空隙,就隨時會摔下十米左右硬崩崩的泥地上,後果不堪設想。

只記得我越過了老木橋,立刻蹲在鐵軌石堆的一旁,雙手掩著耳朵。

幾秒的光影,列車轟隆轟隆飛馳而過!

頓時時空交錯,靈魂穿越隧道似的,忘了身在何處……

回過神來,抬頭一看,兩位姐姐,已經嚇得臉青唇白了。

至到現在,回首童年零碎的片段,總是覺得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呵護著我。

歲月悠悠,彷彿冥冥之中,上天自有安排。

我想,我是一個受祝福的孩子。

#被遺忘的小事43
#全新徵稿企劃徵稿中
#直接臉書私訊就可以投稿了

 354 觀看

投稿者

Serene

主題故事分享

其他推薦閱讀

湏——畢業後的故事

湏——畢業後的故事 從一個完全不會辦活動的青澀小鳥,開始慢慢累積辦活動的經驗,進而慢慢變成一個不可一世的老鳥。 猶然記得那年正考著SPM的我們,為了辦一場中秋節晚會的活動,忘記從幾月開始每晚都在彩排話劇。有時彩排到三更半夜,一個接一個的家長打電話來催促回家,很幸運的是我媽媽是一個給我很大自由度的人。 到了話劇表演的前一晚,也剛好是我們預考SPM的數學考試,然而我們一班人卻還逗留在小學禮堂畫著佈景。…

哈里

哈里——被遺忘的小事 我是個邋遢的強迫症患者。 桌上總是凌亂不堪,但我總會輕易找到需要的物品:像是筆記;像是畫筆;像是手機;像是隨身碟;像是橡皮擦;像是已經放在桌角半年以上的回形針;像是幾年前隨手收進抽屜的照片。 從來不會認真洗澡,但我總會跟著一套固定的順序:先是洗臉;然後頭髮;然後後頸;然後到雙手;然後到身體;然後一遍又一遍地搓洗雙耳後的表皮;然後用紫色毛巾使勁地擦乾全身。&…

boggie

boggie——被遺忘的小事 《那是我們的生活》 那天我走在街上,依舊是人來人往的夜晚,依舊是讓人熟悉的夜晚。 街燈照耀,機車後座的坐墊被照得發亮,除了那些裂開的白痕,似乎承受了那些他不該承受的,例如陽光,雨水,或者那些重量,來自時間的重量。街上的人來來往往,車輛也是,那些與月光,路燈賽跑的目光也是。身後的商家招呼著往內走的客人,吃晚飯的嘴巴與推開門的手,共同敲響了門上的風鈴。…

小雨

小雨——被遺忘的小事 這一天因為工作關係要到醫院見一位顧客,文先生。文先生今年五十三歲,患上第四期胰臟癌。文先生坐在床邊,面容憔悴,肚子和腳都有明顯的水腫,但聲線還是很響亮的。 “余小姐,你來啦,很榮幸還能見到你”。 這一句話,讓我打從心裡感覺到文先生用開玩笑的方式來掩蓋對死亡的恐懼。這是我第二次見文先生,我也禮貌的回應,  “文先生,你乖乖的聽醫生的話就能常常見到我…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