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u

東野圭吾《白夜行》

《白夜行》是推理懸疑小説的推薦書單裡,必會出現的一本書。也是日本著名的推理小説家東野圭吾最出名的一部作品。

有一句被很多人誤以爲是出自東野圭吾,實為讀者為此書所寫的書評:世上有兩樣東西不可直視,一是太陽,二是人心。

一旦深究人心,你一定會恐懼,因爲有太多難以想像的幽暗面。好比書中的唐澤雪穗。

她就像一朵很多人都想得到它,有著一定的魔力讓人臣服的黑色玫瑰,是一名蛇蠍美人。她內心的惡毒,眼睛雪亮的刑警笹垣潤三很早就看穿了她。於是他特別放不下一宗發生在十九年前的當鋪老闆被刺死的命案。

「有一株芽應該在那時候就摘掉,因爲沒摘掉,芽一天天成長茁壯,長大了還開了花,而且是作惡的花。」笹垣向同事古賀談起雪穗時說的話。

因爲遲遲找不到兇手,結果害了好幾個無辜的人遭到不幸。

書之所以吸引人,是因爲它沒有真正的真相,很多真相都是笹垣透過鍥而不捨地追查得來的推測,作者在結尾留下很多空白,給讀者很多可以想像和思考的空間。

原生家庭帶來的傷害,是萬惡之源。雪穗因爲家貧被母親賣給有戀童癖的當鋪老闆桐原洋介;桐原亮司則默默忍受著母親與當鋪員工偷情的事。

當洋介在廢置大樓內性侵雪穗,卻被他的兒子亮司無意中看見。

一個是亮司在圖書館認識的可愛女孩,一個是他最敬重的父親。在發現父親做出禽獸不如的事情,他失去理智和憤怒之下殺死父親。

對雪穗的內疚,亮司從此在暗夜中犧牲奉獻到底;對不幸的憤恨,雪穗從此在白日下支配操弄一切的關係。

雪穗說:「我的天空裡沒有太陽,總是黑夜,但是並不暗,因爲有東西代替了太陽。雖然沒有太陽那麽明亮,但對我來説已經足夠。憑藉著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當成白天。我從來就沒有太陽,所以不怕失去。」

那代替太陽的東西就是亮司。他成爲雪穗的太陽,她便可以在白夜中行走。

他是黑夜,她是白天;他是黑暗,她是光明。兩個一同長大的男孩女孩,最後變成如笹垣口中説的:槍蝦和蝦虎魚那種互利共生的關係。

槍蝦會挖洞,住在洞裡。蝦虎魚要住在牠的洞裡,不是白住的,牠會在洞口巡視,要是有外敵靠近,就擺動尾鰭通知洞裡的槍蝦。牠們合作無間,這叫做互利共生。

這朵作惡的花究竟有多惡?母親當初究竟是不是自殺,還是一個疑問,恐怕一切都在雪穗的設計之中,只爲了能和獨居的遠房親戚住在一起,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

因為自己不幸也要讓別人也不幸,她自己被性侵過,成了一個沒有靈魂的人,也成了一個奪取他人靈魂的女惡魔。她一再支使亮司去製造性侵假象,再自己獻柔情暖受害者的心。

在背後說她是非的藤村都子、光芒漸漸蓋過自己,讓她心中燃起嫉妒火焰的好友川島江利子、以及後來的繼女篠塚美佳,都一一被她毀掉原本幸福美好的人生。

江利子和篠塚一成原本能成爲一對情投意合的戀人,卻因爲雪穗從中作梗,相愛卻終究不能在一起。

睥睨她看不得他人好的行爲,也是我覺得雪穗做過最爲卑劣的一件事。

她的邪惡,除了笹垣,一成同樣一眼就看穿。一成是雪穗唯一深愛,卻永遠都得不到的男人。一成對她的第一印像是:她的眼神裡有一種微妙得難以言喻的刺,所棲息的光,是更危險的光,隱含了卑劣下流的光。他認爲名門閨秀,眼神裡不應棲息著那樣的光。

笹垣說:最好不要娶那女人,她可不是普通的狐狸精。

像雪穗這樣的女人,總是想要通過自己的美貌達成自己的目的,也通過誘惑,楚楚可憐的扮相讓別人心軟。

她對養育她多年的養母下手,爲了博得一成的同情和心軟,一向心清目明的一成差點就要相信她的眼淚、她的悲傷,不像是作假。

可當她確定自己還是無法得到一成的愛後,她轉而和一成的堂兄篠塚康晴結婚,再使用手段對付一直暗中調查她的一成,一成僱聘的私家偵探今枝恐怕早就遭遇不測。

她就是一個自私且沒有感情的人,對好友、對改變她命運的養母、對唯一她愛的男人,甚至是對她犧牲奉獻到底的那個男孩,對於她來説都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後來亮司自殺死了,選擇保護她,將一切的秘密帶走。而雪穗掉過頭去,走上了樓。她連一次都沒有回頭,彷彿與她無關,繼續擁抱她的華麗人生。

尼采有句話說:惡人有個共同點,就是憎恨自己。

正因為憎恨自己,才會作惡。惡事會傷害自己,也能懲罰自己。所以他們才會在毀滅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可是,對於雪穗這種女人,我想,她不會憎恨自己。她這一輩子,從來沒有愛過任何人,她最愛的人是自己。

也許有人會説,雪穗的沉淪都是因為原生家庭的不幸,她是可憐的,她是值得原諒的。

她也許可憐,有一個不幸的童年,要一生都在治愈童年。可是原生家庭所帶來的傷害,不能是使人作爲作惡和傷害他人的理由。

每個人都要為自己所做的惡付出代價,雪穗也不會是例外,我是這麽相信的。

#BooKu
#讓書本找到對的人
#長期徵稿中
#直接PM小編就可以投稿

《白夜行》訂購鏈接:https://bit.ly/booku020822

 

 357 觀看

投稿者

陳曉芬

讀後感分享

其他推薦閱讀

解憂雜貨店

東野圭吾《解憂雜貨店》 『解憂雜貨店』? 誒,還蠻有趣的嘛。此書是經人介紹才買的,只為打發空閑時間。一開始看,我還以為這是什麽懸疑小說,因為裏頭的3個主人公都不知為何,在半夜誤打誤撞走進了一間廢置的雜貨店裏面過夜。而且還發現這家雜貨店似乎不單純,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 ——————————有雷分享———————————— 原來,這家雜貨店的前東主,曾經有提供幫人解決煩惱的服務。只要你把信封投進郵箱…

人虎

埃卡·古尼阿彎《人虎》 許多民間傳説和神話故事都是通過一代代講故事人的傳述才得以流傳了下來,老虎是靈獸,關於白虎的傳説,對我有一種神秘的吸引力。 封建時代的人們供奉虎、崇拜虎,是那時候的人對於強權的屈服,或許也是對美好生活的一種嚮往?古人説過「白虎穿堂過,人亡家也破」,意思是說白虎從自家廳堂裡面穿過去,那是不好的現象,預示著家庭的毀滅。 印尼作家埃卡.古尼阿彎(又譯:艾卡.庫尼亞文)著作的《人虎》…

桶川跟踪狂殺人事件

清水潔《桶川跟踪狂殺人事件》 “本書獲得了日本新聞工作者會議大獎”,而得獎的理由是“身為周刊雜誌記者,儘管受到記者俱樂部排擠,卻仍比警方更早一步查出兇手,甚至將警界的醜聞公之於世,其堅定大膽的採訪態度令人激賞”。 這是一本還原了,記者如何追踪一宗殺人事件之背後故事——警方如何辦案、記者如何追踪、記者所面對的問題、記者與警方的關係、受害者家屬的無助、加害者的逃脫、甚至變態跟踪狂多達12人。 心酸於,…

夏目漱石《心》 《心》令我想起《草枕》既纖細敏感又浪漫沉重的矛盾美。這是個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故事。第一部是敘事者與小說靈魂人物“先生”的相遇經過和日常相處,再有敘事者對先生的情感描述與悼念;第二部是敘事者與父母的相處;第三部是先生留給敘事者的遺書內容,也是全書的精髓。 明治時期,日本為提昇在國際間的地位而開始向西方學習。這項政策非但改變了國家體制、啟蒙人民的自由思想,還大幅度地改變了民間生活。新舊…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