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u

勞倫斯·卜洛克《在死亡之中》

《非經典閱讀》

日前閱讀一篇名家散文,乍見「我和父親……」,我覺得有點彆扭,想了一想,習慣上應是「父親和我……」較為妥當。尊人抑己本是應有的禮貌,何況並提之人為尊長,自當在「我」之前,作者大剌剌的將「我」列於父親之前,未免粗魯。這絕非腐朽的封建禮儀,而是有意識地註意人我份際,提醒自己時時謙卑。當然,若過份講究尊卑形式,弄到人際互動僵化也不好。總之,把握住基本原則,就不會錯到那裡去。這是一件微不足道的瑣事,但疏忽了總是有點可惜。

我隱隱有個印象,似乎在某本書看過類似的情節。回想最近閱讀的小說,有了,答案是勞倫斯·卜洛克的推理小說《在死亡之中》。沒牌照的私家偵探馬修.史卡德,依照雇主指示,前往住家向雇主太太收費,兩人談著談著,雇主的大女兒下樓:「媽咪,我和珍妮佛要……」「珍妮佛和我。」小女孩誇張的重複:「媽咪,珍妮佛和我要……」。後來,馬修和隨著前妻生活的兒子通電話,「……我和麥克……」「珍妮佛和我。」「什麼?」「沒事。」

離婚之後,馬修與安妮塔關係尚稱平和,但不可避免地,時光飛逝,馬修逐漸與兩個兒子疏遠,電話聯絡彷彿成了不得不的應酬,對馬修、對兒子都是,他對兩個兒子的功能幾乎只剩下給錢、送禮物的聖誕老人。偶爾不太滿意兒子的言行,馬修卻因失去了父親的尊嚴,很少直接教誨,比如天外飛來的「珍妮佛和我。」無法承擔父親職責的落寞躍然紙上。

想起這個故事,我突然覺得某些偏見或許有誤,大家總愛說西方人儘管物質發達,精神層次卻不如東方人崇高悠遠,但既然連通俗小說都示範一段禮儀教養,看來西方人未必如我們想像的「不講究」精神層次。倒是開口閉口五千年文化的華人,未必人人將禮儀落實於生活。

勞倫斯·卜洛克是美國知名推理小說家,馬修·史卡德系列尤其膾炙人口,我也很喜歡。日前先生自馬六甲培中圖書館借閱《在死亡之中》,他是第一個借書之人。我多年前應該讀過這本書,卻對故事毫無印象,沒印象的書,就是新書。讀完之後確認,它是一本讀者不容易印象深刻的書。這樣說吧,假使你只打算看兩本馬修·史卡德系列,奉勸跳過《在死亡之中》,它屬於粉絲。所以,《在死亡之中》不受培中學生青睞其來有自,無須過度解讀。

照理說,一般人應盡量閱讀經典作品,取法乎上,利於學習。不過,非經典作品倒不是毫無價值,畢竟學習因人而異,至少對我來說,即使是相對不太精彩的《在死亡之中》,與生活對照之下,我仍頗有一番體會。

#BooKu
#讓書本找到對的人
#長期徵稿中
#直接PM小編就可以投稿

《在死亡之中》訂購鏈接:https://bit.ly/booku110721

 

 1,866 觀看

投稿者

陳怡蘋

讀後感分享

其他推薦閱讀

女生徒

太宰治《女生徒》 “……「我想愛這一切。」這念頭甚至令我流淚……我想美麗的活著。 ” 收錄在書裡的十二篇小說看似毫無關聯,實則中心思想都是一脈相承的。同名小說《女生徒》裡的喪父少女、《時髦童子》裡的孤傲少年、《花燭》裡的落魄“男爵”、《饗宴夫人》裡的唯諾婦人,說著的都是自卑者的自我面對與接納;無論是《蟋蟀》裡的離婚夫妻,抑或是《姥舍》裡的尋死夫妻,說著的其實都是理想與現實相互碰撞以後所帶來的絕望;…

在廁所閱讀的廁所小說

雹月あさみ《在廁所閱讀的廁所小說》 【書本簡介】 小號一分鐘,大號五分鐘,專為陪伴你上廁所而寫的廁所短篇集! 警告:翻開後就蓋不上,可能導致無法離開廁所。 每一天、每個人都會使用廁所。 正因為每個人都要上廁所,才能在這裡醞釀出各種故事——鬧鬼、戀愛、意外……命案?! 這是一本讓大家在廁所閱讀,為了廁所而創作的短篇小說集! ——請小心不要蹲太久喔。 / 這是一本圍繞著 “廁所” 展開的短篇小故事,每…

失竊的孩子

凱斯·唐納修《失竊的孩子》 曾經聽過前輩警惕不要擅自闖進森林,除了有兇猛的野獸攻擊吞噬……還有妖精迫害。 《失竊的孩子》作者凱斯.唐納修運用了類似的德國民間傳說編成意味深重的故事,探討「家」、「人性」、「寬恕」和「愛」。 故事裡的男孩亨利•戴在7歲時生氣離家出走而被住在森林的妖精抓走……不久後妖精變成亨利•戴的模樣跟著搜救團隊回家,從此妖精開始過著人類的生活;而真正的亨利•戴只能化名「A一袋」融入…

追風箏的人

卡勒德‧胡賽尼《追風箏的人》 “他知道我看到了小巷裡面的一切,知道我站在那兒,袖手旁觀。他明知我背叛了他,然而還是再次救了我,也許是最後一次。那一刻我愛上了他,愛他勝過愛任何人,我只想告訴他們,我就是草叢裡面的毒蛇,湖底的鬼怪。”宅在家中閒得無事,翻開丟棄在房間角落里布滿灰塵的紙箱,看到了這本《追風箏的人》,這本書是高中的時候買的,買來卻還沒看過,一開始便被那句“為你,千千萬萬遍” 吸引,想了解它…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