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u

路陽《刺殺小說家》

初看預告片,那句略顯中二的台詞讓我印象深刻,近日終於有機會把這部春節檔電影看完。

故事改編自雙雪濤的短篇小說,導演路陽將兩萬字的短篇小說擴充成精緻龐大的影像世界。一個尋找失踪女兒多年的父親關寧接到一個讓人摸不著頭腦的刺殺任務:刺殺小說家路空文。刺殺原因令人匪夷所思,因為路空文筆下的反派命運和現實世界裡的人物有了聯繫,按照小說發展,反派注定會死,而對應反派的阿拉丁集團總裁李沐也將面臨生死危機。關寧覺得很荒唐,問屠靈,你信嗎?屠靈回答,我老闆信就行了。

小說能影響現實嗎?說影響現實,其實是小說重新賦予了現實的人生意義。

對路空文而言,寫小說是他活下去的意義。他年近三十,沒有一份正經工作,還要靠母親接濟,小說是他對抗現實的唯一途徑。只要他一直寫下去,活著就有意義了。對關寧而言,當他得知被拐賣女兒小橘子死了以後,他的生活只剩下復仇。他偶然間聽到少年哼唱的歌謠把他從復仇里拉扯出來,之後他知道弒神小說裡也有一個和他女兒同名的角色,情感發生了轉移。他想相信他女兒還活著,所以他問路空文,小說能改變現實嗎?路空文說他不知道,但是只要相信就能實現。所以在路空文倒下後,關寧接手續寫異世界的故事,出現了令人爆笑的“冒藍光的加特林”、“代表月亮消滅你”等元素,其實是一個老父親把對女兒的情感一一投射到故事裡,他成功救下小說裡的小橘子,彌補了他沒能找到小橘子的遺憾。故事結局,關寧哼唱著歌謠走出醫院,雷佳音把失去孩子的絕望父親塑造得入骨三分,叫人動容。

弒神,是路空文小說的名字,也是貫穿全片的核心。電影裡兩個世界的隱喻很明顯,異世界的神是赤髮鬼,現實世界的神是李沐。異世界裡,赤髮鬼追殺空文姐弟,空文姐姐至死都讓空文逃跑。他們對抗不了神,只能跑到神管轄的範圍之外。可是空文並沒有聽從姐姐的話,決定去京都弒神。現實世界裡,李沐認為路空文小說裡的赤髮鬼和自己的命運相關,用這個荒唐的理由讓屠靈去找關寧。李沐是屠靈的老闆,是灌輸她思想觀念的人。她對李沐言聽計從,可是當她發現李沐的謊言後,她動搖了。赤髮鬼和李沐,一個是萬人尊崇的神佛,一個是通過互聯網掌握眾生的新神。當神犯錯,當神成了魔,誰敢弒神?赤髮鬼巨大的身軀和瘦弱的路空文形成強烈的對比——蜉蝣怎能撼動大樹?

對神而言,弒神是凡人無妄的念想。對凡人而言,弒神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重點不在於弒神,而在於敢不敢。少年空文毅然決然踏上弒神之路,關寧得知真相後決定保護路空文,不受李沐操控。屠靈看穿李沐殘忍的真實面目也不再相信他,站在關寧和路空文這邊。他們奮起反抗自視為神的李沐,普通人對抗資本力量,何嘗不是現實世界中的弒神。劇中一直重複“只要相信就有”,並不是說單靠信仰就能改變現實。多少人對現實世界的不公、默認的法則已經變得麻木,覺得世界就是這樣,已經無法改變了。他們不相信現實能被改變,當然不會去改變現實。 《刺殺小說家》告訴我們,只有先相信,才會堅持,才會看到希望。蜉蝣可以撼動大樹,神也會跌落神壇。

故事內核好,電影製作畫面也非常精美。 《刺殺小說家》的美術特效不必我多說,光是全劇組最貴的赤髮鬼就足夠震撼。充斥著賽博感的重慶和輝煌宏大的異世界來回切換,冷冽和華麗交織出瑰麗的小說家宇宙。當然,劇情上也不免有邏輯漏洞,很多細節沒有時間展開敘述,但這些都沒有掩蓋故事最終要表達的主題:神不是無堅不摧,凡人也可以弒神。

我想用雙雪濤書中的一段話給這篇觀後感作結尾。
“大雪掩蓋不了凡人的熱血,尊嚴和自由在絕境裡逢生。”

#BooKu
#電影裡的人生
#長期徵稿中
#直接PM小編就可以投稿啦

《刺殺小說家》電影預告:http://bit.ly/booku180521

 797 觀看

投稿者

小魚兒

觀後感分享

其他推薦閱讀

樹大招風

許學文、歐文傑、黃偉傑《樹大招風》 近來,一個我一直非常向往的城市——香港,變得很不平靜。一連串的示威遊行活動在香港的各…

伸冤人

安東尼·福奎阿《伸冤人》 前美國情報員麥考爾退休後在一間大型五金商場任職,深夜無法入眠時,麥考爾慣常到咖啡廳閱讀書籍。麥…

小鎮怪客托馬斯 Odd Thomas

斯蒂芬·索莫斯《小鎮怪客托馬斯 Odd Thomas》 一個能夠看見死者與妖怪的男孩,他奇怪嗎?他奇怪,非常奇怪。但那又…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